泽_zsh

忽然想到

“珍禽吟唱于死寂的夜。携断翼,习飞翔,天徒矜高,…”后面,我竟忘记了。
那时片段闪过的金属色回忆,那些写出来的星夜之歌,原来也会有,散失的一天。
看来,只要坚持加进时间,会发生什么,永远不能知道。
这是我的,也曾经是谁的,回忆。

新的一年

元旦假期听到了一首歌,《阿楚姑娘》。听到第几遍的时候忽然被触动,想起来年少轻狂的时节里肆意做过的一切。

本来这作为一个危险的、好了就不应该再去碰的痕迹,我应该避之不及,但是意外的被唤起以后,滚滚而来的泪水,已经没有了锥心之痛。

意外,却是好的。


虽然无法定义,但是这段过往教会了我什么是不顾一切的投身和,心甘情愿的痛楚。早在过程之中,我早已知道了大概的结局方向,为此无数次揣测,写下不能忘记的言语。

当然,无数的纠结和反复释怀,想起来,仿佛是最初的憧憬,和某种无望的爱恋。


我仍然不觉得后悔,这不幸的爱恋告诉我,我原来能以这样的方式,来表达自己,来构建一个我的世界。这是别处得不到的机缘巧合。至于其中心神俱碎的瞬间和无限贴近的欢愉,是我珍贵的回忆。

我尽力了。至于最后发现我们原来已经到了分别的岔路口,我虽然踯躅在路口这么久,但是现在没有痛楚的回忆终于来临,前行的路上,终于放过自己。


2017年,还要好好的看盾冬,看他们如何勇敢的面对这世界,说,No, you move.


越深越离散

091105,不知道原来如此深的羁绊,也可以说消失就不见,“世界如此浮华万变,总有更好的值得你前行”。

也好,音乐留了下来。翻出来,才记得原来有这样深的一段回忆,可以交付,可以失去,可以尽心力,也可以断然拂袖离去,再不联系。

我已经不认得你的模样,想必人群中我们早就算是离散。也可能从来见面不相识,我们只堪镜中相遇。互为反映,互现自身。

天色晴好,洗了这一番,临江晾出天高海远去。


检索与回忆

既然所有的爱情不过是投影,那我便可以如此坦然

接受这一切私意

我不过是爱你

跟你语气容貌手心,以及

蹙起的眉心

全都无关


失去了那么多,得到了只属于我的

我们之间,隔了一颗星星的生死

那些你没见过的光彩

那些已经没有意义的丝弦


钢琴声从不寂寞

寂寞的是告别

在我爱着你的瞬间里

所出已经足够


这世上多了一个陌生人

聊天的无忌这样畅快

时间足够长,便也足够短


你的未完成

我曾经的亲爱的,今天看到了像是曾经的你的风格。

水彩,时光,记忆,色彩。

可惜,这一场。


自与分道扬镳,就再也不能为笔触心动。

这是最优美的转身,这是最体面的谢幕。

而其实,无谓什么谢幕。


老年时

当所有的荣光已成过去
我坐在伊斯末尔的城外
身后是你曾庄严宣誓的地方
天空仍然湛蓝
如同你迷人眼睛

我坐在藤椅之中
藤椅发出吱呀的不满声响
呵,无所谓了
对我满意或者不满意
热那亚雄狮的口不再张开
我只想念你苍白的指尖

午后的阳光很好
我和梅尔在老城里散步
转过一个街角
阳光晃得我有点晕眩
孩子们嬉闹的声音忽远忽近
身边有人行色匆匆
留在鼻端的
仿佛是你最爱的气味

梅尔在我膝上假寐
喉咙里的咕噜声让人觉得安心
小孙女们听完故事早散去了
我看着空旷房间太阳的影子一刻不停
忽然想念那个炎夏
你在阳光下射出银色的箭芒
额上的汗珠媲美星辰
爱不释手的美

指尖之色

我记得你切切的笑,坦率的哭
记得你在冷彻的城市一步步迈开的脚步
口中呼出白气
低头微笑又继续前行的样子

也许呵,小安
这一切都是我的臆想

我把你的名埋在我逐渐沉睡的记忆中
你也许没来过,也许早走远
我在星辰之中沉睡,化作宇宙的尘埃
在亿万年冰冷的黑暗之中等待
你的真名重新出现

那一刻荣耀再现
我便在光芒之中湮灭
为这亿万年累积的时光
为那个终于能温柔呼唤你的声音

为你衷心不渝的选择
在光与暗面前,在尘埃与星辰面前
在时间与永恒面前选择了的人
你们让彼此幸福

永存于血与肉铸成的灵中
永存于不灭的思念之中

而我,
因你永不会再见我
来与回的道路,不必记住
无需磨灭
最末亦是最初

Repo II~把同居30题又看了一遍。觉得,只有这样的执着,才能在不断变换不停失去的世界里,找回自己最重要的东西;面对不能确定的未来,一起走下去,这是最奢侈也最坚定的承诺。多谢太太的文字充满这样的幸福和希望!祝太太生日快乐!

什么都没有。听幽深断肠的歌很感动,心内深坠;看被打碎的一步一步走来坚定坚决;看他们从黑暗之中跋涉终于来到彼此微弱的光面前。。。我仍然可以,置身事外一样默默地看,安静的听完一首歌,在乎如此这般。

那些神来一笔从未发生;也没有什么一同前行--在陌生的城市逐渐熟悉了街道时已是别离--的感同身受;没有什么看到的刹那觉得就应该属于某人的直觉;没有宛如找到远途中火光的感激;为此而铺陈的墨色,为彼坠落的潮湿风声;转动掌间指环,掠过鬓旁散发--一切美在未完成。
我面对匆匆人潮,倾身而入--是一直找不到的手记,是暴风雨前天边金色的死线。我已经忘记了你是否花过心思为我随意编织过谎言,也许岁月终于完成这一切--你没有说过,但我还是信了。幸好有结局的时候我已经离了那么远,远的我们都忘记了要去查看这结局。

无权惦记了吗,这样正好。

气数已尽。

看到一句话配着图,说有些风景永远只能远观。忽然觉得那就像这个星球亘裂的回忆,撕裂的如此华丽,壮阔而毫不掩饰的跨过幻想与现实。你愿不愿意看,它都坦然而生气勃勃,无视所有瞻前顾后的小心,披着满天星光神采奕奕。满身伤痕也好,别忘了,它就在这里。